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单日暴涨超190%玄机何在?“帮忙资金”暗中闪现

时间:09-29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6

单日暴涨超190%玄机何在?“帮忙资金”暗中闪现

近日,一只成立尚不足半月的纯债基金因基金净值大幅波动,引起市场关注。数据显示,兴合锦安利率债C份额在9月25日单日暴涨192.95%,A类份额大涨181.44%。在业内看来,这或许与促成基金成立的“帮忙资金”离场有较大关系。记者注意到,“帮忙资金”闪退导致基金净值或规模剧烈变化并不鲜见。今年以来,部分次新基金也遭遇类似情况,成立时间尚短便出现规模大幅缩水的情况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通常在新基金发行、“迷你基金”面临清盘风险或是关键考核时点时,可能会看到“帮忙资金”“及时”涌入的身影,但背后的虚假繁荣犹如“泡沫”,一旦被戳破也有不少隐患。为何净值出现暴涨?Choice数据显示,兴合锦安利率债C份额的基金净值在9月25日单日暴涨192.95%,单位净值从1.0001元升至2.9298元;A类份额净值也同样大涨181.44%,单位净值从1.0002元升至2.8150元。某基金销售平台也发出风险提示:该基金于2023年9月25日前后发生巨额赎回,导致净值和收益率大幅波动。所谓巨额赎回,是指单个开放日,基金净赎回申请超过上一日基金总份额的10%。一般而言,基金公司会根据持有时间不同规定赎回费率,赎回费由基金持有人承担,不低于25%的赎回费总额会计入基金资产。极端情况下的巨额赎回所产生的大额赎回费,由于赎回费在第二个交易日计入基金资产,最终导致了基金单位净值的大幅上涨。记者注意到,兴合锦安利率债成立于2023年9月13日,至今不足半月。在募集期间,该基金曾两度延长发售时间,认购截止日从原定的7月14日延长至8月4日,再变更为9月25日。但在9月12日,该基金又宣布提前结束募集。就结果而言,兴合锦安利率债花费了78天,共募集2.1752亿份,有效认购户数为254户,几乎是踩着2亿份、200户的“及格线”堪堪成立。其中,C类份额为2.175亿份,A类份额仅0.0002亿份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只基金在9月20日才开放日常申购、赎回业务。据合约,该基金C类基金份额不收取申购费,且对持续持有期超过7日的投资者不收取赎回费。这也意味着,大额资金可以实现“0申购费0赎回费”闪进闪退。种种蛛丝马迹似乎有些过于巧合。“今年表现较弱,新基金募集本来就比较艰难,渠道优势较弱、没有业绩加成的中小公司更是自然更是举步维艰。”一位渠道人士告诉记者,基金在发行时缺少买家,只能想方设法找来一些“帮忙资金”,以确保基金得以成立。这些资金也不会留存太久,大都会在约定的时间赎回。多只新发基金遭资金“抛弃”事实上,在基金发行遇冷情况下,为了“撑门面”保证成立,基金公司在发行新产品时找“帮忙资金”来临时充数已是业内常见手法。今年以来踩着2亿元“及格线”成立的基金产品也不在少数。Choice数据显示,截至9月26日,除了发起式基金外,今年还有623只新基金(仅计算初始基金)成立,合计募集规模在3亿元以下的产品有218只。在这之中,中银证券安澈债券、华润元大润享三个月定开债等26只基金的有效认购户数不超过300家。记者梳理数据后发现,部分成立时规模并不大的次新基金,仅运行了几个月就已沦为“迷你”产品。例如,今年1月16日成立的英大碳中和A,该基金募集总规模为2.9724亿元,今年一季度末规模已滑落至0.5964亿元。类似的事情也在天弘全球新能源汽车上演,该基金在今年6月6日成立。基金中报显示,该基金在6月有3家机构“清仓式”赎回,1家机构赎回八成。截至6月30日时,这只于6月6日成立的基金还未“满月”规模已十不存一,规模从2.0417亿元缩至0.1489亿元。与此同时,工银北证50成份指数A、兴银合泰A、同泰恒盛A、财通资管睿兴A等多只新基金均属于成立不足三个月,就遭遇资金大幅撤离,规模缩水程度超过九成,甚至沦为“迷你”基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新发基金在一开始出现份额的大幅下降,往往与促成基金成立的“帮忙资金”离场或有较大关系,且随着时间的推移,守住剩余份额仍有较大压力,结果有可能是好不容易发行的基金却在短时间内被清盘,落得“赔本赚吆喝”的下场。“帮忙资金”不白“帮忙”那么,什么情况下需要“帮忙资金”?这类资金又主要来自哪里?记者从多位基金业内人士了解到,“帮忙资金”大多来自与基金公司关系良好的券商自营资金、险资、大客户资源或是部分私募资金等股东或者其他利益相关方。通常在新基金发行时,或是“迷你基金”面临清盘风险时,公司会费尽心思寻找资金申购旗下产品,以帮助基金达到最低募集规模或维持一定的规模。不过这类资金通常不会停留太久,“帮完”就匆匆离去。某头部基金公司人士对记者举例称,基金触及清盘需要满足连续5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条件,有些基金在面临清盘之际,会突然有超千万元资金入场,随后迅速赎回。这种闪现的资金大概率就是“帮忙资金”。他指出,“连续工作日打断以后,清盘危机就会暂时性缓解。部分发起式基金也是类似操作,主要看基金公司想不想保壳。”除了上述情况下,在年底冲规模、保量的关键考核时期,也会需要“帮忙资金”的“及时”涌入,以保证基金规模实现快速增长。“有时候股东方对规模会有一定的业绩要求,例如保证去年的排名或者前进至第几位,如果‘成绩’不够的话就需要一些资金帮忙了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人士说道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帮忙资金”也不会“白帮忙”。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‘帮忙资金’一般会和基金公司约定好相关对价或激励,例如券商可能用交易量换销售量,其他一些机构客户可能是让利或资源置换。”该人士告诉记者,这种对价或偿还方式并不是等价衡量的,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。“寻找‘帮忙资金’也是为了让产品顺利成立,出发点也是为了丰富公司的产品线及产品数量。”也有中小型基金公司人士表示,“帮忙资金”在行业内并不鲜见,中大型基金公司与前述资金方关系更为密切,话语权也相对较大,有实力“出得起这个成本”;但中小机构所花费代价可能更高,选择“帮忙资金”也是无奈之举。不过,前述基金人士也提醒,“帮忙资金”除了造成虚假繁荣的表象外,巨额资金的进出也可能会影响基金投资的持续性和稳定性,不利于基金经理的投资、建仓操作,一些缺乏竞争力的产品即使艰难成立最终仍难逃清盘的结局。“这不仅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,也浪费了基金公司的资源。”在该人士看来,与其花费成本请“外援”帮助新基金勉强成立,不如将这些资金投入提升投研能力、扩充投研团队等基金建设相关方面,做好存量产品的管理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